Alina He

你们好呀,这儿Alina He,叫啥都好让我知道你在叫我就行啦w
辣鸡小文手一只,努力写东西提高文笔中
欢迎找这儿聊天xx

【京剧传说•陨】

其实授权好久前就要到了但是一直没时间写emmm

总算写完啦然后滚去学习嗯qwq

【辣鸡文笔注意】

人怂不敢艾特亲妈XD



冰冷的毛刷蘸着油彩从面庞上飞过,染上不深不浅的颜色。四周黑暗挥之不去,分不清是夜晚还是白昼——偌大虚空之中只剩下几点同鬼魅一般的金光,幽幽闪烁。执笔人不必担心自己的着笔是否会有偏差,工序都早已熟记于心,手腕依旧翻动,素白水袖纷飞,轻颤笔触在白净面皮上挥舞。

“都是行将就木之人,何必盛装打扮,耻笑生死?”执笔人先开口,细细的毫毛在脸上勾勒出蚕眉,然后蓦然停下。看不清对方面庞,只得眯着眼睛凝视模糊不清的一片轮廓,等待青衣戏子回答。

 

不知过了多久——虚空之中不必考虑时间——那女子才轻启朱唇,徐徐答道:“人终有一死,或轻于鸿毛,或重于泰山,所言甚是。观今日之鏖战,恐难逃一死。若是如此,何不盛装待发,笑对生死?”声音虽轻,咬字吐音甚是清楚,却饰不去一星半点的颤栗。那顶点翠自上一个主人死后就再无人佩戴,如今也重新擦亮戴在头顶,随着戏子的顿挫微微发战,似是因为想起戏子获其时的血腥,而害怕起将要发生的那场恶战来。

    尖锐声音刺得耳朵有些发疼,正欲发作却意识到那声音竟是鬼魅在笑。戏子缄口不语,她或多或少知道不应惹恼自己的同伴。“悔否?”玉手抚去额间细汗,望向远方无边夜色。利刃被依依不舍地从鞘中取出,闪着寒星,撕碎夜宁静的衣裳,将深邃的幽蓝划作一缕缕的薄纱,无可奈何消失陨灭。

 

    不知是何处飞来魂蝶轻灵,橘红色泽从黑暗中涌出冲向天际——那虚空本是没有光,但霎时间琼霄被璀璨光芒映得灯火通明。盘旋聚拢在二人周围,满目火光,恍惚间竟褪去寒意。眨眼,蝴蝶飞也似地逃去,远离那嗜血青铜,翩飞翅膀在逃逸过程中愈加支离破碎,最后化作一点萤火般的芒,慢慢暗淡直至它们殆尽。腐草为萤,殊不知无望灵魂也可化作宵烛。

    “若是悔过,早已偃旗息鼓,畏战而逃矣,何必再战?”刀尖划过点点星芒,将它们一一撕裂,刚刚被染作赤红的视野重新转为无尽寒夜。微颤利刃跳动欲寻找自己下一个猎物。

    “此间妖物成千上百,悉为汝敌也,”对方心不在焉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罢,也罢。”无需多言,若是刚才还有半分迟疑,如今却是想要回头也无路可退了。

 

    周围光芒悄然熄灭,随即亮作瑰丽一片,铺天盖地映得戏子有些发昏,急忙用衣袖蒙住双眼。身边鬼魅倒是不慌不忙,静静等待周围回归平静,拽紧戏子衣襟就向前走。青衣复将刀刃揣在怀间,信步走起毫无顾忌。轻巧布鞋踩在青石板上几近于毫无声响,而厚重华服早已将唯一一点脚步声消去。却还是冷汗冒流,将好不容易补好的妆容又弄花一片。

 

    还是锣鼓震天,喧嚣乐声试图装点粉饰的太平而无人理睬:逝者无法,生者无心。戏子恍惚间似是听见一句“戏子无情”,停步细听,然而并无旁人。暗自嗤笑自己的懦弱,因为一点小事而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片刻后她同鬼魅一道继续前行,冰冷青铜握紧在手心。


评论(6)

热度(71)

  1. 玖鲵Alina H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给神仙烧高香.gif
©Alina He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