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ina He

你们好呀,这儿Alina He,叫啥都好让我知道你在叫我就行啦w
辣鸡小文手一只,努力写东西提高文笔中
欢迎找这儿聊天xx

【假装是自家AU的背景故事】

【日常文笔渣到爆】

【懒得打UT的Tag了因为内容不太和UT相关XD】


身着皮甲的王站在烧黑了的城楼上俯视着脚下的土地。

远处是新升的阳,点点金光打在王的甲上,为冰冷的铁边染上一抹昏暗的黄。

 身后的高台还在烧,木质的高台正在一点点地化作废墟,他听见了一根横梁断裂的咔嚓声——就同这个王国一般,它的死期已至。

有几个士兵正在忙碌着,打扫着昨晚的狼藉,将那个暴君的头颅悬挂在城门上——他宠妃的首级旁边。王恍惚记得历史中记载的商汤灭夏的故事,现在轮到了他的子嗣为人所鱼肉。然后他打了个寒战,暗自祈祷自己的王朝能够留存千秋。

他踱步下楼,然后抬头望向城门,女子姣好的眉目落入他眼际。王有些慌张地回过脸去,不看那个亡了国的狐狸精的脸。

耳边传来了嗡嗡的声音——蝇虫已经得到此处有腐肉的消息,飞来了,嘎吱嘎吱地啃咬着二人的血肉。王感到有些反胃,但是,莫名其妙的,他发现反胃之中夹杂了些许同情。

其实这个君王并没有人们所说的那般糟糕,王搓了搓双手,驱去身上的那丝寒意。一切都是那个宠妃的错罢了。毕竟她是女人嘛,是她迷惑了王国的统治者,是她将商汤百年的功绩化为尘土,而不是君王。

狐狸精,王鄙夷地啐了口痰,奢望用不屑来掩盖自己心中的惊慌。

既然一妖便得以乱天下,那些尚存的妖族若是一起起来反叛他,结果将如何?

王感到照在身上的阳光凉了五分,将身上的披风又裹紧了些,但仍感到那份寒意驱之不去,反而更加凌厉了些。

“大王,”熟悉的声音划破了清晨的寂静,王从恐惧的枷锁之中挣脱出来,抬眼看向飞熊,那个他一向信赖的军师。“原商民已集合。”

他满意地微微点头。“商民……”王压低了声音,“那些妖民都准备好去自己的封地了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王转头环顾四周,挥手让那几个停止了自己的工作,安静地聆听着二人的谈话的士兵散去。“一个都没有剩下?”他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更低。

“喏。”

“封印呢?封印准备好了吗?”王的声音低极了,飞熊不得不凑近些才能听清。

点头。

“那就去罢。”

王满意地看着军师的身影越行越远,然后回首望向那座燃烧的高台。

一切都差不多烧光了,只剩下那支飘扬的白旗。

王看着它从中间折断了,看着素白的锦旗一点点变色,然后化为灰烬。

高丽。

他念叨着那片封地的名字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24)

©Alina He | Powered by LOFTER